2018年12月31日,一辆卡特车行驶在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南极内陆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(2018年12月31日摄)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2018年12月31日,昆仑队车队行驶在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2018年12月31日,一辆卡特车行驶在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南极内陆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(2018年12月31日摄)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2018年12月31日,一辆卡特车行驶在“鬼见愁”冰丘密集区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 

  昆仑队距离南极中山站990公里处的营地(2019年1月1日无人机拍摄)。 

  2018年的最后一天,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16名队员平安穿越南极内陆被称作“鬼见愁”的冰丘密集区,进入南极冰盖高原地区。目前,队员们身体和精神状态良好。昆仑队副队长卢成表示,如果一切顺利,1月4日可抵达昆仑站。 

  昆仑站位于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处的冰穹A地区,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,距离中山站1200多公里。 

 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